联系:

平台知识

华宇主管上头的草图还没完成

  听着轿车的引擎声渐行渐远,关允莉缓缓睁开眼睛,坐在床沿好一会儿,她披回睡衣,脚步轻栘至小阁楼。
 
  搬进这栋屋子后,她几乎习惯没有人陪伴的夜晚,方才温暖的怀抱是稍纵即逝的,虽然他的体温与力量还残留在她身上每一寸肌肤,只是就连两人交错着低喘不已的声音,也像是梦一样……
 
  幽幽叹了口气,惊觉感情果然是不受控制的,开始只是想给他安慰,同情这个男人:心疼他的遭遇,所以希望能为他做点什么,不知不觉竟也将他的喜怒往心上搁,而她,直到看见他与前女友在家门口热吻:心口传来刺痛感才察觉当初的单纯心思已经变了质……
 
  她重新拾起地上的画纸,上头的草图还没完成,尹东岳的吻,她丈夫的吻,吻的不是她,是别的女人。
 
  铺开画布,月光静静洒在米白色画布上,她用铅笔拉着构图,夜晚,寂静无声,偌大的宅第,只有她的呼吸,还有沙沙声的画笔作陪……
 
  ***
 
  考完期中考的下午,关允文抽了空,到尹家看姊姊。
 
  关允莉亲自泡了茶端来,在沙发坐下。“妈的感冒好多了吗?”
 
  “早就好了,她说你太爱担心。”
 
  “你要不要试试看蓝莓蛋糕?上次我烤了一个,南馨意外地说很好吃,说下次想跟我一起烤蛋糕耶!”
 
  南馨由一开始的冷淡,到现在的热络,让她知道她已接受她这个大嫂的身份。
 
  对这名字感到陌生的关允文微皱起眉,“谁啊?”
 
  “我小姑啊!”
 
  “尹家人哦?”一提起他们,关允文气不打一处来。
 
  他曾经远远的看过亲家母一次,看得出她瞧不起他们家,听说姊姊三天两头就得到大宅见她一次,依照那次的印象,他实在怀疑,姊姊嫁进来日子会好过吗?
 
  看出弟弟眼神中的担忧,关允莉笑着搭搭他的肩。“其实东岳对我还不错,你别想太多啦。”
 
  “你又帮他们讲话……”为什么姊姊总是这么好脾气呢?总让旁人替她紧张。“果然人家说,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。”关允文不满道。
 
  关允莉哭丧着脸抱住他。“你这样说,我好伤心喔!”
 
  “伤心个头啦!你要是真的伤心,才不会讲出来呢!”跟她姊弟二十年,他哪里会不知道她的脾气,总是一个人默默承受一切,只要让身边的人快乐,她可以退居其次……
 
  “等一下东岳要接我回大宅吃饭,要不要一起去?自从我们结婚后,你都还没有机会正式见过你姊夫。”
 
  “不要。”他连想都没想就拒绝了。“我不想跟他们有牵扯,还跟他们去吃饭咧!”他没好气的说着,起身准备离开。“他等一下回来,我不想看到他,先走了。”
 
  “这么快……”关允莉鼓着腮帮子。她渴望弟弟待久一点,自从她嫁人后,鲜少回娘家,就算回去,弟弟也不见得在家,她已经很久没见到他了。
 
  知道姊姊虽然嫁为人妇,但也才二十一岁啊!根本还没做好跟家人分开的心理准备,他大概能猜到她在尹家这种大家族生活的辛苦。
 
  “以后,我会常来看你的。”他保证道。
 
  “真的喔……”她笑眯了眼,旋即想到什么似的,从口袋拿出几张钞票塞给他。“喏!五千块虽然不多,但应该够用,拿去买些营养的东西,你正在长高,要多吃点喔!”
 
  “我不要他们尹家的钱!”关允文气得跳脚。他们关家穷虽穷,但还是有志气的。
 
  “哈哈!”关允莉笑了笑。“这是我打工的钱啦!你啊!姊姊还不清楚你那顽固性子吗?”
 
  他看了她一会,犹豫再三,终于开了口,“姊……如果你觉得不幸福,拜托你不要忍,大不了欠他们的钱,我以后努力工作还给他们。”
 
  “允文,你这么说,姊很欣慰喔,不过你也别把我的生活想得太悲惨……其实你姊夫也有温柔的一面啊……”她压低声量,“而且,上次我公公称赞我画的画,说要介绍画家朋友给我认识呢!东岳的妹妹人也不错,虽然嘴上是常不饶人,但是是豆腐心,她同情心还满泛滥的,常会暗中帮我很多忙。”想到小姑三番两次恶声恶气的赶走那些对她说话不客气的名媛贵妇,她就觉得她很可爱。
 
  她就是把天底下所有人都当好人,连被欺负也不知道!关允文悻悻然的丢下一句,“随便你啦!”
 
  送走弟弟,她便到厨房收拾碗盘,过没多久,尹东岳回到家,放下公事包,脱掉西装外套,解开领带。“等一下要回大宅吃饭,没忘记吧!”
 
  “嗯!”她急忙帮他整理丢置一旁的东西。“我已经把洋装准备好,放在楼上。”这次算是比较正式的家族聚餐,不少亲朋好友都会来,所以她特别找出自己最昂贵的一件洋装,而这还是尹南馨前一阵子送她的。
 
  “我的衣服呢?”上楼后,他随意冲个澡,围了条浴巾走出来。
 
  关允莉正在换衣服,见他走出浴室,胡乱拉上身后的拉链。
 
  “这里。”她从衣柜拿出一套折得整齐的休闲服,摆到他面前。“我今天早上看时装杂志帮你搭的,不知道你喜不喜欢。”
 
  他忍不住看她一眼。结婚这几个月来,允莉一直很努力要融入他们尹家,尽管对她释出善意的恐怕也只有父亲而已,她还是始终尽自己的本份,学习当他的妻子。
 
  他看了床上的衣服一眼。该怎么说呢!嗯,看得出她非常努力学习上流社会的穿衣哲学,但不管是质料或是颜色的配搭,还是有很明显的“关允莉风”。
 
  跟她相处几个月,不管是她的画还是她平常用的东西,总有种不同于他人的风格,这就是艺术家吧!有时候他忍不住这样想,一袭高级材质的素色洋装,她也总忍不住加点鲜艳色彩,要不就是一些意想不到的小配件,有点突兀,却又引人注意。
 
  他将她转过身,温柔地替她拉上后背的拉链,他察觉到她身子一僵,对他这突如其来的温柔有些不知所措,他自己也不知道怎么了,意识到自己的动作后,轻轻将她拉开。
 
  “快准备吧!迟到就不好了。”
 
  “喔!好好……”她不敢转身看他,但心中忍不住有一丝丝窃喜。或许,这阵子的努力,还是有代价的,至少东岳真的开始对她温柔……
 
  尽管只有一点点,但这已经非常值得开心,不是吗?
 
  大宅的聚会,跟以往一样,贵妇总是珠光宝气,一身行头从十几万到几百万都有,关允莉正在学习中,但她实在觉得她们手上戴的珠宝表没有特别吸引人。
 
  正无聊的四处打量,尹南馨看她一个人被冷落没人搭理,便走过去陪她。
 
  “你今天总算穿上这件洋装了。”大嫂虽然眼光独到,但上流社会比较的不是艺术敏锐,而是品牌的大小,以及抢不抢得到当季新品。
 
  “裸着肩膀总是不太习惯呢……”所以她围了一条白色丝质围巾。
 
  “大哥这下要出国两年,你会跟他去吗?”尹南馨不经意问起。“我猜还是会吧!毕竟这一趟不比平常,不是一、两个月而已。”
 
  嗄?出国两年?关允莉一双眼睛睁得老大。她怎么不知道东岳要出国?还是两年?
 
  她好想问,可是嫁入尹家几个月,她学会察言观色,像这样的大事,如果还下了解发生什么事,宁可什么也下说。
 
  “你会跟他去吗?”
 
  “嗯!我们还在讨论。”她双手紧张地直冒冷汗。为什么?这样的事情他从没提过,为什么她是最后一个知道的?她虽然是他买来的妻子,但终究也是他的妻子啊!
 
  尹南馨忍不住抱怨,“大哥真是的,要是我,一定毫不考虑带你过去,才刚新婚耶!哪有把新娘子放在一旁的道理。公司下派命令都已经一个多月了,也该是决定的时候吧!”
 
  “是啊!”旁边不知道哪一个婆婆妈妈也凑过来。“不是我爱说,但毕竟你老公条件也不错,多金又英俊的,看紧一点总没错。”
 
  “对啊!那些洋妞个个大方开放,一个不小心,就被金丝猫给吃了。”
 
  大家像是有切身之痛似的交换意见,何丽娟看着脸色发白的关允莉,只是淡淡的说:“经营婚姻本来就不容易,如果没有办法看住丈夫的心,还是趁早放弃算了。”
 
  他的心?应该还在Daisy那里吧!那晚那么深情的吻,说他完全遗忘一定是骗人的,现在,居然连要出国两年,她都是最后一个知道的,亏她还为他今天帮她拉拉链的举动沾沾自喜老半天,还真是个傻瓜!
 
  她微微欠身离开,留下一群绕着话题打转的婆婆妈妈还在继续聊,尹家是举办露天派对,所以花园到处都是谈天的人群,关允莉忍着眼泪,想找个没人的角落宣泄情绪。
 
  “允莉。”身后有人突然唤她,她赶紧擦掉泪水,带着笑转头。
 
  “妈,有什么事吗?”
 
  “跟我过来。”何丽娟将她带到一旁,远离人群。“今天东岳的衣服是你配的?”
 
  “呃!是啊!”难道是嫌她配的那条围巾太古怪吗?
 
  何丽娟不满的皱起眉,“以后别给他配过季的Boss外套,给亲戚朋友看到总要笑话了。”
 
  过季?好衣服有分过不过季吗?那件外套质料很好,穿起来很舒服,东岳似乎很喜欢,看他穿过好几次,所以她才……
 
  “还有,”何丽娟又问她,“你最近是不是常往娘家跑?”
 
  “对,因为我妈妈前阵子有点戚冒,我回去多陪她。”
 
  “都嫁人了,还老是往娘家跑成何体统?人家会以为我们对你不好。”言尽于此,关允莉并不笨,往后应该知道分寸。“还有,只是回娘家,不用大包小包的,尹家是尹家,关家是关家,别把我们家的东西往你娘家带。”
 
  何丽娟一离开,关允莉终于受不了,转身冲进屋,动作快速就怕被人瞧见,三步并作两步跑到二楼,尹东岳从前的房内,难堪地痛哭起来。
 
  全身高级的香水味,和她不搭的淑女洋装,挺直的脊椎,典雅的笑容,这些她都可以为尹东岳努力改变,但为什么,她始终被排拒在外,不管是尹家也好,尹东岳的心门也好……
 
  放声哭了好一阵子,她的妆花了,她走到盥洗室卸掉妆,正要重新上妆,粉底却因为不断滑落的泪水,怎样也上不去。
 
  别再哭了,关允莉,你早知道你的丈夫、婆婆是怎么看你的不是吗?还哭什么呢?不准哭了,关允莉!
 
  好不容易止住泪水,她用冰毛巾敷着脸,让自己冷静下来,深呼吸后,手也不再颤抖,她为自己画上眼妆,颜色深的眼影可以盖过她红肿的双眼……
 
  重新回到花园,刚刚消失的半小时,没人察觉到她躲了起来,也没人在意她……
 
  “你到哪去了?”突然,尹东岳抓住她,发现她步伐有些不稳,表情也似乎不太对劲……“你怎么了?”
 
  “妆花了,重新上了一次。你找我有事?”
 
  “你……是不是不太舒服?”他总觉得她有些失神,不是很确定的问。
 
  “没啊!我好得很。”她口是心非的说。
 
  尹东岳真的觉得她不太对劲。也许是中暑还是感冒了,前几天不是才说她回娘家照顾岳母……不会被传染了吧?
 
  他拉着她的手,走到父母面前。“爸、妈,允莉不太舒服,我先带她回去。”
 
  关允莉没多说什么,她淡淡看了何丽娟不悦的神色一眼。
 
  “不能先忍忍吗?你是尹家长男,怎么能先离开呢?”
 
  “允莉是我妻子,她的身体一样重要。”
 
  “东岳,先带允莉回去吧!她看起来的确不太对劲,若是病了就不好了。”尹四方看平常生龙活虎的媳妇,此时只是安静的任儿子牵着,似乎真的有些不太对劲。
 
  “嗯!那我们先走了。”
 
  带着关允莉上车后,她还是一句话也不说,尹东岳不由得再问了一次,“你到底怎么了?”
 
  “聚会开到一半就走人,似乎有些失礼。”她顾左右而言他。
 
  “都什么节骨眼了,你还担心这个?”尹东岳有些没好气。“你脸色很差。”他又打量了下她。
 
  “是吗?”她苦涩笑了笑,“我以为我化妆技术变好了。”
 
  “你到底怎么了?”看来似乎真的发生什么事,他将车子开离停车场,也许早点带她回家休息,她会好一些。
 
  她还是什么也没说,转头看窗外,一手撑在眼边,直到车子开至市区,她终于开口,“你要出国两年?”
 
  原来是因为这个,他之前就想告诉她了,尹氏在美国新成立一间分公司,他必    《须过去坐镇两年,他一直找机会告诉她,但每次见到她总是开不了口,他到底是要带她过去,还是要将她留在台湾?
 
  到美国他必须全新投入,开发新市场,根本没时间陪她,她在美国人生地不熟,也没可以聊天的朋友,叫她跟他过去一定会闷坏她,但要将她一个人放在台湾,他又放、心不下……
 
  “什么时候走?”
 
  “下星期。”
 
  “机票买好了?签证办好了?”她停顿一会儿,深深吸了口气。“我却是最后一个知道的。”
 
  听得出她颤抖的声音随时蓄势待发,尹东岳终于鼓起勇气,开口问了她模拟了两个星期的问题,“那你要跟我一起去吗?”
 
  她是什么?对他而言,她是宠物还是行囊?他一眼也没看过她,东窗事发后才万不得已带着她出门?她还不够努力吗?为什么他就是不愿意正眼看她?
 
  一旦喜欢上,果然会变得贪心,她渐渐无法忍受自己对他而言是个可有可无的存在,明明曾经只是希望能守护他就好,然而她有什么资格责怪他,毕竟变的是她,不是他!
 
  “不要!”她大叫一声后,拉掉脖子上的围巾,甩开脚上的高跟鞋,原本白皙的脚趾因为穿不惯高跟鞋红红肿肿的,她整个人蜷缩在椅子上,靠在门边,看着窗外不停掉眼泪。
 
  尹东岳不晓得该怎么做才好,难道要她不顾一切的跟他一起出国吗?在台湾,她至少有家人,跟他一起出国,他又不能陪在她身边,那不等于只身在异国孤立无援吗?
 
  烦躁的爬过头发,安静地开车回家,到了车库,他拉好煞车档,见到妻子还在生气,不肯看他。
 
  “你到底在发什么脾气?不说出来我怎么会知道?”
 
  她在气自己不行吗?气她是个失败的妻子,连丈夫出国她也是最后一个知道!
 
  他以为可能是自己刚刚的口气不太好,妻子闹脾气才不跟他一起到国外出差。好吧!为了慎重起见,他再问一次好了。“允莉,要不要眼我一起去?”
 
  “不要。”她冷冷的转过头又撇开,眼角还噙着泪光,但已经不再哭泣。“你想去哪里就去哪里,反正你说过,我只要在家里等你回来就够了!”
本有由华宇主管原创编辑,如有转发请注明出处!

  本文收集于网络不代表本站观点,如果您还想了解更多华宇娱乐的文章,请点击查看华宇平台华宇注册的其它文章,请关注华宇公司官网(www.hnhtml.com).

Copyright © 2011-2018 华宇娱乐平台官网 版权所有 豫ICP备13017338号 网站地图

无法在这个位置找到: kefu.htm